說理文“文采”提高指南(1)

轉發
文/持庵2019.09.13 10:35字數(2659)閱讀(499)喜歡度(232)收藏(13)點評和評論(23)

你班上也許有這樣一位同學。

他作得一手好文章,能寫出優美華麗的文字。他懂得如何運用大量的形容詞去鋪陳某種景色,還懂得如何運用千變萬化的修辭去描繪某種感覺。

他的文章,看起來情感非常充沛。他時常感慨人生的渺小,又時常哀嘆塵世的浮華。他最善于發現美,能從小植物中悟出人生的真諦。

如果你班上有這樣一位同學,你也許會羨慕他的好文采。

而如果你恰巧就是這樣一位同學,我可能要給你潑一點冷水了。

文采,和語言的優美程度并無必然聯系。甚至,絕大多數追求優美的文章,都沒有任何文采可言。

但是,事有不巧。據我觀察,絕大多數同學試圖提高自己作文水準的第一選擇,就是在完全不懂得什么叫“文采”的情況下,決定提高自己的“文采”。

那他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模仿一些年級里給出的有“文采”的范文了。

順著這條路練習下去,考試倒也許能應付過去,但文學的路,卻被你自己給堵死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僅僅想應付考試,那你大可模仿那些優美的“文采”作文。

但如果你不希望僅僅因為人生中的一次考試,就把自己對文學的追求全盤否定的話,最好還是重新認識一下什么才是所謂的“文采”。

所以,這一個系列的文章就是要幫大家辨析什么是真正的“文采”,并討論如何才能寫出“有文采”的考場作文。

在給出確切的答案之前,我想請大家先來欣賞兩個選段。

越過了谿谷和山陵,穿過了荊棘和叢藪,越過了圍場和園庭,穿過了激流和爝火:我在各地漂游流浪,輕快得像是月亮光;我給仙后奔走服務,草環上綴滿輕輕露。亭亭的蓮馨花是她的近侍,黃金的衣上飾著點點斑痣;那些是仙人們投贈的紅玉,中藏著一縷縷的芳香馥郁;我要在這里訪尋幾滴露水, 給每朵花掛上珍珠的耳墜。再會,再會吧,你粗野的精靈!因為仙后的大駕快要來臨。(選段一)
如果不是諸位會嫌太長的話,我將詳述希西厄斯是如何英勇地戰勝女兒國;并描寫雅典人和亞馬孫人的偉大戰役;以及易寶麗塔這位健美的女王如何受了包圍;她的婚宴,和她回來時的喧嚷熱鬧。但這些我現在只有按住不提;上帝知道,我還有大片園地等待耕耘,而我的耕牛卻都是疲弱不堪的;故事還長得很呢。何況,我不愿多占用諸位同伴的時間……我的故事在哪里打斷,現在還從哪里講下去。(選段二)

這兩個選段,第一段選自莎士比亞的名劇《仲夏夜之夢》,第二段選自喬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我們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兩段文字從體式到風格都迥然不同。

前者流麗,后者簡素;前者迅捷,后者平緩;前者輕盈,后者穩重。但是,不論風格如何、體式如何,這兩個選段,都是文采極佳的。

我們再來看兩個選段。

誰能懂得他這個游子,實際上是亡國浪子的悲憤之心呢?這是他登臨建康城賞心亭時所作。此亭遙對古秦淮河,是歷代文人墨客賞心雅興之所,但辛棄疾在這里發出的卻是一聲悲愴的呼喊。他痛拍欄桿時一定想起過當年的拍刀催馬,馳騁沙場,但今天空有一身力,一腔志,又能向何處使呢?我曾專門到南京尋找過這個辛公拍欄桿處,但人去樓毀,早已了無痕跡,唯有江水悠悠,似詞人的長嘆,東流不息。(選段三)
這一切,使蘇東坡經歷了一次整體意義上的脫胎換骨,也使他的藝術才情獲得了一次蒸餾和升華。他,真正地成熟了——與古往今來許多大家一樣,成熟于一場災難之后,成熟于滅寂后的再生,成熟于窮鄉僻壤,成熟于幾乎沒有人在他身邊的時刻。幸好,他還不年老,他在黃州期間,是四十四歲至四十八歲,對一個男人來說,正是最重要的年月,今后還大有可為。(選段四)

這兩個選段分別選自廣受同學們和老師們歡迎的、被普遍認為賦有文采的《把欄桿拍遍》和《文化苦旅》。

和前面的兩個選段相比,這兩段顯然要差了不止一籌。

差距就在于“控制力”。

莎翁的這段文字,是劇中小仙的臺詞。據我個人的觀點,這是一個頗類似于“小丑”的角色,其作用之一就是制造沖突和推進情節。為此,這個角色不得不具有某種天真的特性,因而同時也具有相當的喜劇效果。

而這一段,就是小仙的出場臺詞。莎翁在這一段文字當中,不僅要引出后面的劇情,照顧戲劇的美感,更重要的是要統攝小仙的所有性格特征。換做一般的作家,他們也許會讓他惹個麻煩,或調侃某個人物,但這些做法雖然并非不好,卻見不出高明。

它們都太急迫了。

莎翁的高明處,就在于他選擇了詠嘆調。他能用這樣的一段抒情的文字,塑造出一個滑稽詼諧的形象。這才是這段文字的文采之所在。

再來看喬叟的選段。在這一段文字中,他并沒有講述任何情節,而是專力于塑造一種“敘事感”。他緩緩地同隱含讀者交流,描述自己的窘迫,并請求他們的原諒。這一切都是為了造就一種娓娓道來的感覺。

但是,喬叟也沒有急于呈現出這種“敘事感”來。通常我們見到的一般作家都懂得讓隱含作者同隱含讀者進行交流和對話,但通常這種對話都是干燥而直接的。但這里的對話是潤澤和豐盈的,是從對敘事策略的討論開始的,進而演化為隱含作者對自己生活狀況的自陳。

很顯然,一般的手法比起喬叟來,也顯得太急迫了。

而我們三和四兩個選段,就是這種急迫的典型。作者太急于讓讀者感受到自己的情感和故事中人物的情態,以至于他們不得不選擇那種最為直接的、同時也必然最少技術含量的手段。當然,效果也就只能是那種一覽無余卻缺乏更多內涵的了。

但是,后兩個選段仍然可以說是有文采的,因為它們至少做到了有一分感觸說一分話。我們在考場上,乃至在平臺上見到的絕大多數文章,都連這一點最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我希望能再舉一個選段對此稍加解釋。

我有溫柔的知心如賀梅子的一川煙草,散落著青紅的民居。空明的日月之下,不談山河,只看些小尺幅的花鳥卷,只愛一個有情郎。母親,哥哥,請原諒我吧,平生不會相思,便害相思。出世才是最好的救贖。(選段五)

這是我從國風作文比賽的文章中隨意挑出的一個抒情選段,寫的是劉蘭芝的內心獨白。我不能通過這個選段確定作者內心到底有沒有相應的感觸,但我可以明確看到作者沒辦法通過這一段文字表現出她所預期的效果。她只能通過若干缺乏關聯的意象的組合,以及直露的、雷同的、膚淺的直抒胸臆來呈現劉蘭芝的愛和絕望。

通過這三組選段的分析,我們已經可以看到,文采和風格無關,和控制力有關。莎翁和喬叟可以用最難控制的筆法達到最高的效果,梁衡和余秋雨只能用較易控制的手段達到次一等的效果,而我們則只能用最差的手法達到可以忽略不計的效果。

所以,越是沒有文采,就越容易寫得“優美”;優美正是表現力匱乏的護身符。而你所羨慕的那位同學,恐怕還很難看出自己和莎翁的差距,究竟在哪。

接下來的文章中,我們將會看到如何把真正的文采用在說理文寫作當中,并且考察這種文采要如何通過可行技術手段訓練和習得。

最后,歡迎關注我的專欄:考場寫作訓練營

舉報文章? 本文版權歸 持庵 所有
12KM作文網232
小心心喜歡度 +1收到2
消耗1積分
小紅花喜歡度 +5收到6
消耗5積分
柯基犬喜歡度 +50收到4
消耗50積分
贊賞給作者鼓勵收到0
給作者鼓勵
12人送來了禮物
14條評論

@
作者信息
持庵
嘉賓
嘉賓
發表文章(35)獲得喜歡度(4455)

十二公里,中學生寫作社區

立即下載 12KM APP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