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好戰多孀孤》

轉發
文/既云胡2019.09.12 02:56字數(2061)閱讀(211)喜歡度(231)收藏(8)點評和評論(8)


剛剛應征入伍的士兵不想殺人。

老兵拿著翻山越嶺時劈打荊棘用的棍子打他,用受過傷的嗓子沙啞著罵他,說你今天不殺他放虎歸山,明天戰場上揮刀砍死我的就是他,你選擇害死我還是殺了他。告訴他沒人愿意殺人也不愿意被殺,但是你到了這里,就得舉起你的刀你的箭。沒有那么多物資和人員來養看管戰俘、養著戰俘。


你看外面的尸體,其中有幾具是你眼前的這個人殺的你知道嗎?有多少敵人是我殺的你知道嗎?你放他回去他還會殺多少人你知道嗎?你自己以后會殺多少人你自己知道嗎?

戰場上已經不是以生殺論對錯的地方了,只要是敵營的人,就得死,否則就是在謀害自己的兄弟。這里的法則只有非生即死這一條。


最后新兵也逐漸麻木,他也的確記不得自己殺了多少人,自己又受過多少傷了。

他的皮膚因為風吹日曬變得黝黑而粗糙,頭發臟亂胡子拉碴,他的手上因為握刀起了厚厚的繭子,他的眼神因為長期警惕變得直勾勾。

哨兵通報敵人來犯的驚叫聲,相互廝殺時的怒喊和痛嘶,每日盤桓在他的耳邊。


吃飯和解手總是特別快,因為害怕耽誤時間遇到緊急情況。洗澡這種事情,是大半年一次的奢侈娛樂。睡覺從來不脫衣服不脫甲胄不放開武器,因為害怕碰到夜襲。枕戈待旦四個字是他每夜的習慣。


他最大的快樂是喂他的馬,梳洗他的馬。這匹棕馬是分配下來的戰備,七八個人才有那么一匹,他成天把這個毛色一般的老馬當成寶貝。暴風雪的時候找到山洞,人都擠不進去,他自己不進去也要讓馬進去。


圍城斷糧的時候,別人瞞著他把馬殺了燉了大鍋湯,他拿著馬鞭追著殺馬的人打,瞪圓了眼睛追了三條街。

最后還是把自己留了很久的一丁點鹽巴拿出來,放進了湯里分給所有人,自己癟著肚子前胸貼后背,一口也沒吃。


吃馬的這些人,最后還是餓死的餓死,戰死的戰死,一匹老馬的犧牲也只延續了他們幾日的光陰。宰馬的那個年輕人是他的老鄉,他們漸漸熟絡起來。


一場只死了三五個人的“勝仗”之后,他們站在陌生的城墻頭上守夜,看著陌生的山巒和星河。

年輕人拿著一封家書給他,說如果最后他沒活著回去,就把這信給他的老母親。

他拿著一個還沒巴掌大的陶瓶,砸吧著幾年難得嘗到一口的小酒,邊入迷地細細品味,邊搖搖頭。


五年前我剛剛入伍的時候,有一個老兵,他告訴我戰場上生死無定,讓我省省菩薩心腸。

他教會我怎么既快速又連貫地放箭取箭再放箭。他跟我說鳥能吃的東西人不一定能吃,但是但凡牛羊能吃的東西人一定能吃。他還教我什么樣的石頭最適合磨刀,斷絕水源的時候,在什么樣的夜里能夠用頭盔收集到露水。


然后有一天夜里他死了,死在夜襲的一只冷箭下。沒有人管他的尸體,我也只是拿走了他最后一包干糧。那點東西里面有一半是咯牙的沙子,我于是不嚼直接吞了下去。


把你的家書收回去。不要把你視作希望的東西寄托在別人身上,不要把你聊以思念的信物交給我。


某一天早上,你也會在行軍的路上,想要找我的時候,才發現我已經死在了前一天的戰場上,被隊伍遠遠地拋下。

也許在某個小溪邊,血流進水里做春泥。也許在某處高高的土丘上,月光蓋在身上做喪殮。


又幾年之后,他沒有想到那個年輕人也死了,他卻還活著。

他的左小腿斷了,因為他沒有馬,所以勾馬腿的陷阱勾斷了他的腿。他再也跟不上隊伍。

他拿著一點微薄的補貼,被放回了家鄉。那一點錢糧可能夠他回家吃上十天半個月,或者在路上就被他用完。


他路過年輕人和他說過的母親家,把年輕人成天揣在懷里,被血浸染過一遍又一遍,早就看不清楚字的家書,放在了掛在柴扉前的背簍里。

想了想,在袖子里摸索良久,又把補貼里最后剩下的兩粒碎銀子也放了進去。


他在自己日思夜想的村前,徘徊了一整天沒有進去,不是什么近鄉情怯,而是因為和他一起入伍的兄弟,至今只剩他一個人。

他知道自己回去是對妻子最大的慰藉。但是他回去,同時也是其他家庭希望的最大破滅。


如果他不回去,他們就能繼續抱著希望,一天天等下去。

可是如果他不回去,他的妻子就也要抱著虛無的希望,一天天等下去。


最后他選擇在夜半回到家里。孤身一人的妻子以為遇到盜賊,驚慌失措地找到柴刀砍了他胳膊一刀。實際上這樣破敗的屋子,哪里能招來匪盜呢?

混亂許久,她才借著月光,看清楚這個已經相貌大改,容顏蒼老,失去一條小腿的男人,認出這是她十余年等候的丈夫。


那柴刀太鈍了,她想。所幸只是傷到她的丈夫一點皮肉。

那柴刀太鈍了,他想。如果今日真的遇到賊人,他的妻子該怎么辦?


他們的小兒,如果還活著,應當十幾歲了,可是他已經在一場天花中,冰冷地死在了母親的懷里。

而這個母親,眼見夫君走,青春去,幼子離。還要日日苦守著蟻搖即倒的茅屋,夜夜在過風漏雨的寒榻上蜷縮。


他們收拾了家當,不過幾個可憐的小包袱小背籠,手里提著一口豁了的舊灶鍋——沒糧收、沒桑采的日子里,它已經是最重要的財產——就這樣連夜離開了村里。


第二日村民發現了女子的憑空失蹤,也許會有奇怪的傳聞。但是至少,他們還可以,繼續倚靠在門前,望著遠路,等著歸人。


那些皚皚的白骨,那些狼食的殘肉,那些開花的新泥。

就依然還是翁嫗詩書里,自己最疼愛的蹣跚頑童。依然是旖旎閨夢里,談笑嬉游的少年情人。依然是孩子眼里回憶里,高大英偉的父親。



北朝好戰多孀孤

既云胡

于19.08.12


舉報文章? 本文版權歸 既云胡 所有
12KM作文網231
小心心喜歡度 +1收到6
消耗1積分
小紅花喜歡度 +5收到5
消耗5積分
柯基犬喜歡度 +50收到4
消耗50積分
贊賞給作者鼓勵收到0
給作者鼓勵
14人送來了禮物
7條評論

@
作者信息
既云胡
嘉賓
嘉賓
發表文章(8)獲得喜歡度(308)

十二公里,中學生寫作社區

立即下載 12KM APP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近500期